巫溪美食网 >> 汤羹

本命年心理焦虑需要调心态转运

2020-01-21
本命年心理焦虑 需要调心态转运

  “你都二十四了,该考虑这个问题了……”电影《本命年》里啰嗦的大妈对李慧泉说,一个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无业青年,家中只剩一张母亲遗照,青梅竹马的小芬嫁了人,被人涮了几百块钱,倒爷崔永利只是算计和利用他,暗恋的歌女最后被倒爷包了……最后,李慧泉在公园被抢包后又被捅,在逆人流而行中,谢幕性地倒下,残酷青春因此戛然而止。“本命年”的片名符合人们的“命中的一道坎”的传统心理想像,而李慧泉们,是没有跨过坎的人。更多的人们,在自己的十二年一轮的“轮回”中,穿红内衣系红腰带、结个婚都得避本命年的邪,以防可能的“霉运”。

  本命年“避邪”成传统

  红内衣、红内裤、红腰带、红袜子……正在选购“红色装扮”的母亲刘婕,并不是要cosplay个欢喜的“圣诞老人”来,而是为要过本命年的孩子准备“避邪工具”。“太岁当头坐,无喜必有祸”,她说自己有个朋友,年底购物时总会买一些红腰带或红袜子,甚至转运佛珠等等,送给那些要过本命年的“弟弟”、“妹妹”,美其名曰“姐(解)救”。

  关于本命年的情结,似乎很难将其与民俗传统分开,经过祖辈的传承和演绎,天干地支与十二生肖是根植在在汉民族文化中的一部分。

  刘心武如何迈过本命年的坎?

  刘心武写过一篇《迈过本命年的坎儿》的文章,提到本命年的第一个“坎”是在孩童的“初长成”时期,在失去童年的早熟或心性停滞不进间的“心理窄门”期,此时得到师长的引导非常重要;

  第二个“坎”则是二十四岁的心理危险期,初入社会的青年,社会的斑斓让其应接不暇的同时又容易陷入迷茫或极端,就像《本命年》里的24岁,打架、杀人都是单一干脆的拍砖、捅刀子,极具颠覆性和破坏性。要么就在社会和自我之间划下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,尤其害怕长辈、领导、权威、强人,又找不到自我提升途径,“愤青”或“懦青”之间的天平则需要“优秀文化的引导”;

  第三、四个“坎”可以概括为中年危机,这是个快速成熟、功成名就的时期,有囿于昼夜、厨房的不甘与无奈,也存在自我膨胀至冒进、犯错、违法;或自觉“没出息”万念俱灰、或对他人的成功妒火中烧,懦弱、错乱、游移;

  直至第五个“坎”的60岁,该是急流勇退的时候,很多人却栽在酒色财气上。在沉溺于怀旧、过去的同时,也有可能是愤世嫉俗、疑神疑鬼,再也看不惯新东西。当一生中的这五个“坎”都经历过后,一般也会不再拧巴,心理会越来越平静。而这五个“坎”的顺利度过,除了自诊自治外,就是亲人的不离,朋友的不弃了。

  十二年一轮回是成长而非简单循环

  “这似乎是一个轮回。”北大燕园博思心理咨询中心资深心理咨询师卢悦说。轮回,往往与涅槃和重生相连,这些词语就像蛇蜕皮一样,包含磨砺和更新的意思。

  “在现实而非宗教层面上,这种十二年的轮回,正好符合东方式的成长中的‘柳暗花明又一村’的轮回,而非‘大江歌罢掉头东’,它是在螺旋上升的过程中完成渐进与完整的成长。”卢悦说,与西方埃里克森等总结的单线式的“生命周期理论”不同,轮回的形态变化更深刻意义是成长,而非简单循环。

  而在本命年里寻求“穿红避邪”帮助的人,“他们只是试图想要控制自己的人生。”就像走在熙熙攘攘的街上,一个算命的撞上你,对你说你印堂发黑有大劫难。这时候,会有相当多的人停下来。“因为他们的安全感不够强大,无法接受不确定的现在和未来。”

  另外,卢悦觉得,人们十二年一个坎,也有“算总账”的心理在其中:十二年的劫难在一年中集中爆发,以后就清闲、省事了。而每一个“坎”的到来,都提醒人们时刻保持对自然的敬畏感和神秘感。人对神秘感和敬畏感的需要,在过去是一种渴望和更广大的存在进行融合的需要,在现在则是一种对自身能力边界的需要,整个人类需要知道,他们有做不到的事情。

  支招

  心态积极不惧本命年

  保持平常心:“境由心造”这境界太高,但“心想事成”总可以试试吧?你越担心的事儿,发生的几率会更大,还不如想些开心的,“十二年才一回啊!”“我的本命年我做主”之类的积极暗示也许真的就好运降临。就算发生不好的事儿,那也是年年都可能遇到的,只是你觉得“本命年”这个年份很特殊罢了。

  理性地看待发生的问题:好吧,问题已经发生了,你就不能这样看着“本命年”。保持正面心态最最重要,这次,别给自己找摆脱责任的借口。把习俗当时尚:无论你穿红内裤还是垫红鞋垫,将它当做商业社会中的一起经过事先策划的商业噱头就好,可以顺其潮流“避邪”,也是一种时尚的心态,较乐观积极。

新疆中医癫痫病医院
冠心病心绞痛特效秘方
风湿骨痛不能吃哪些食物

下一篇:甜到忧伤的叶子

上一篇:放入鲫鱼

看过的网友还看了
友情链接